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凡人科學修仙笔趣-第九百四十四章 逃脫與廣源齋

我在凡人科學修仙
小說推薦我在凡人科學修仙我在凡人科学修仙
而当时洛虹早已有脱离人妖两族的计划,数百年的投送时间足以让对方扑个空。
全灵界的卜算也是对那些老家伙而言,也是不小的负担,再说邪龙族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,一次的失败就多半可以让他们放弃这个心血来潮的念头。
正因如此,银仙子那时才会发出调侃,毕竟她从不认为天煞邪龙甲会真的给洛虹带来麻烦。
可现在显然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。
没什么不可能的!
洛虹咬牙想到, 他没去责怪银仙子,因为他对于这种意外已经相当习惯了。
“洛某听不懂前辈在说什么!什么天煞邪龙甲,前辈是否认错人了?”
洛虹一边矢口否认拖延时间,一边传音给樱冥道:
“樱道友,速速感应问天前辈的气息,找一条通道出来!”
瘴气迷宫变化无穷,在神识受限的情况下, 任何人都会被困在其中。
但洛虹有一个优势,那便是问天真人的气息可以似灯塔那般给他指明方向。
这让他深入这片怪林时,会比脱离时容易许多。
洛虹此刻如此交代樱冥,就是已经决定要跑路了。
眼前的炼虚异族他虽可力敌一二,但既然他是银仙子口中的那些老家伙派来的,就不可能只有他一個。
春江花月
十有八九,此刻在这怪林中还有其他炼虚异族在找他。
所以,哪怕洛虹当下击败了蛮鬼,斗法的动静也只会让他陷入更危险的境地。
而这时,原本困住他的瘴气迷宫,也就成了他摆脱追杀的关键。
利用樱冥对问天真人气息的感应,他们能更快的深入这座迷宫, 从而甩开追杀者!
不过, 第一阶段的逃遁路线一定要足够长, 为此樱冥需要足够的时间。
而这个时间, 也只有洛虹能争取一二。
“有没有蛮某会在你的尸体上找到答案, 方才不过是随手一击,蛮某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抗住我的全力一击!”
蛮鬼可不会任由洛虹拖延时间, 他的那些竞争对手随时都会出现,于是说罢便催动起了功法。
只见,其巨大的肉身突然变得滚烫无比,并迅速变得似琉璃一般透明,位于胸膛正中的心脏跳动时,发出金铁交击般的巨大声响。
这就仿佛是将肉身化作了熔炉,心脏的每一次跳动都是在锤炼,而锤炼出的东西又化作了肉身的养分,使之缓慢而坚定地提升着境界。
“好玄妙的炼体功法!”
洛虹心头一跳,当即看出了蛮鬼所修功法的不俗,顿知对方绝非普通炼虚中期的存在,二话不说便伸手一抓,从虚空中取出了一柄金光大锤。
下一刻,将气息提升至顶峰的蛮鬼便闪身攻来,其遁速奇快无比,而且一股怪异的神识笼罩了洛虹周围数百丈的空间。
这不禁让洛虹的灵觉一动,只觉自己若是这时施展瞬移遁术,不但不能避开对方的全力一击,反而会在现身的瞬间落入绝境。
蛮鬼来得太快,洛虹没时间弄清楚这股灵觉是真,还是某种欺骗神通,只见他双手握住琉璃金光锤, 怒吼着就朝蛮鬼迎击上去。
“来得好!”
蛮鬼也没料到洛虹竟敢用同样的手段和自己硬拼,心头顿时更加火热,手臂竟又粗了一分。
然而,就在蛮鬼满心以为洛虹要与他痛快对拼之时,洛虹的遁光却是在接触前骤然一停。
随即,一股沛然大力落到全力攻来的蛮鬼身上。
这位炼虚中期的异族强者一时不察,竟被压得直向地面坠去,与洛虹擦身而过。
只听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蛮鬼在洛虹全力爆发的乾坤之力下化作了一颗赤红流星,狠狠地砸进了地下。
不过,这显然没有对蛮鬼造成什么伤害,因为大地的颤动还未平息之时,他的怒吼声便从地下深处传出:
“你这个卑鄙小人!”
“哼!”
洛虹冷哼一声,当即撤去了乾坤之力,并没有趁机尝试镇压对方,而是身形一闪,来到了樱冥附近。
“还差一点!”
樱冥当即眼也不睁,分出一丝心神道。
洛虹没有回应,双眼紧盯着那座陨坑,刚见一道赤色遁光飞出,便甩手祭出两张青劫雷剑符。
此符虽不是他手中威力最大的宝符,但就和刚才耍诈一样,他现在是要拖住对方数息,并非与之硬拼。
青劫雷剑符的劫气最是能阻对方一阻。
然而,洛虹还是小瞧了蛮鬼的手段,只见他面对两口劫雷之剑,竟是不闪不避,飞快地挥出两锤将其轰然砸了个粉碎,劫气没能沾染到他分毫。
这般一力破万法的手段,显然已经接触到了力之法则,而且法则之力不会弱。
“哼!区区劫气也想拦我,我这赤晶锤可是用了两次提问机会,才从族中一位长老后人的手中夺得。
尽管此事害得我有族不能回,但一切都值得!”
望见洛虹脸上惊讶的表情,蛮鬼心中不禁得意地冷笑。
自从炼出赤晶锤后,他最喜欢看的就是敌人死在此锤前的绝望表情。
“嗯?还不死心?”
刚砸碎两道劫气雷剑,蛮鬼便见洛虹手上法决连掐地施展出一道道五行法术,劈头盖脸地朝他轰来。
目光一冷后,蛮鬼照样挥动赤晶锤,隔着数丈便将这些五行法术成片成片地轰爆,遁速丝毫未减地扑向洛虹。
尽管他发现洛虹的五行法术威力有些不对劲,但对他而言都是一锤了事,所以当下也没放在心上。
很快,他便冲破法术帷幕,来到洛虹近前。
然而,他这时看到的并非洛虹绝望的面孔,而是一只掌心挤出一张魔脸的黑气鬼手。
下一刻,咒术的波动传出,那魔脸顿时露出痛苦哀嚎的表情,却无一丝声响。
蛮鬼当即便感觉元神似受千针所扎般痛苦,攻击的势头猛然一停。
但很快,他腰间的一尊残破泥偶上便又多出了一道裂纹,他元神所受的痛苦立刻就如潮水般退去。
“渡鸦族的手段?该死!”
清醒过来的蛮鬼见洛虹再度拉开了距离,带着一尊傀儡和一个人族女修,就要往迷踪林深处而去,顿时又惊又怒。
只见,他目光一凝,不知施展了什么秘术,竟使得他心脏的跳动声瞬间响亮了一倍,气息也随之大增。
遁光一闪,便急速逼近逃遁的洛虹三人。
而被追击的洛虹也立刻发现了身后的变化,他当即便回转过身,再度取出琉璃金光锤摆出要硬拼一击的样子。
“该死的人族,竟敢这般愚弄本座!”
蛮鬼当即以为洛虹是要故技重施,心中更怒的同时也分出一部分力量做好了防备,以免再中阴招。
可显然,洛虹并不会认为同样的招数能骗对方两次,所以在二人接触的瞬间,洛虹的身形竟骤然膨胀,顷刻间化作了一尊二十丈高的巨人,浑身电芒跳动地挥出了同样变大的琉璃金光锤。
蛮鬼三丈高的身躯此时却还不如琉璃金光锤的锤面大,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被狠狠砸中。
尽管在最后关头,蛮鬼凭借超强的斗法意识全力挥出了赤晶锤,却也没起什么作用。
一股无比匹敌的力量从赤晶锤上传递回来,撞在他肉身上仿佛要将他碾成肉饼般,令其化作一道流光倒飞了出去。
只见其沿着洛虹先前撞出的残林,刹那间便消失在了远方,随着一道隐约的轰鸣声,远处的一座山峰倒塌了下来,然后是另一座….
仅看了一眼,洛虹便收了神通,重新化为原本的身形,头也不回地朝怪林深处遁去。
方才的那一击,他基本上是使出了实战中的全力,法天象地状态下的惊雷仙体术如他所料般,远没有之前那么厉害的反噬。
虽然洛虹确信对方吃了他这一锤,必定受创不轻,此刻无疑是趁他病要他命的良机,但洛虹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,追杀者绝不止一人。
跑路才是当下最重要的!
沿着瘴气通道,弯弯绕绕的一口气遁出万里后,洛虹才慢下了遁光。
刚才与蛮鬼交手的时间虽短,但他的法力消耗可不小,眼下必须恢复一下,保证剩余法力不低于五成。
“吃我的,这是乌凤归元丹!”
叶颖瞥了眼洛虹取出的丹药,当即取出一只玉瓶递向洛虹道。
乌凤归元丹乃是赫赫有名的回气灵药,比洛虹手头韩老魔所赠的人界丹药要好上许多。
对此,洛虹只是古怪地看了叶颖一眼,便果然接过玉瓶,昂头吞服了一颗。
感受着腹中急速化开的药力,洛虹连忙催动功法炼化,仅仅过了小半日,他的法力便再次回到了充盈的状态。
“这丹药真不错。”
念头一闪,洛虹便将一直握在手中的玉瓶收起。
叶颖见状不禁一愣,这等灵药她手中也就这一瓶,她刚才情急全给了出去,却没想到洛虹竟直接收下了。
见她这副神情,洛虹也不由老脸一红,他并非厚颜贪婪之人,可之后也不知要面对多少危机,他必须尽可能地保证法力存量,也就不得不事从急权一次。
好在,叶颖愣了片刻后并没说什么。
“叶仙子,你为何还要跟着洛某,难道不怕被牵累吗?”
五人中,除了不幸陨落的玄空子,苗狐、殷狂和赤阳子都在洛虹对上蛮鬼时各自逃遁了。
只有叶颖一人留了下来,跟着洛虹一同行动。
他二人间无疑没什么情义,再加上方才赠药的举动,洛虹不禁想弄清楚她的想法。
这当然不是因为简单的好奇,而是值此危急时刻,洛虹不想留一个不稳定因素在身边。
“我如何能不怕!现在又没炼虚护卫在我身边,真灵之魄用不出来,对上之前那大块头异族,我多半是身死的下场,你说我怕不怕!”
叶颖闻言当即怨气十足地瞪着洛虹道。
随即不等洛虹开口,她又目光一凝道:
“可怕就能不被牵累了吗?那个大块头分明不知道要找的东西在谁身上。
而且看洛道友将其重伤后还逃得这么果断,他定然有不少同伴。
洛道友觉得我要是遇到了那个大块头的同伴,对方会轻易放过我吗?
玄空子道友的下场就是那些人做出的选择!”
叶颖不愧是叶家少主,遇事比赤阳子等修为胜过她的人还要冷静。
她在看到玄空子爆开的血雾的瞬间,就知道她无论做什么,都已经被牵累了。
因为这种情况下,高阶修士不会询问低阶修士,而是在直接在他们的尸体上找答案。
“很抱歉将你牵连进来,但洛某也没料到这些人会来得这么快,这只是个意外。”
洛虹也觉得自己把叶颖坑惨了,有些惭愧地道了声歉。
“这么说,那天煞邪龙甲真的在洛道友身上咯?那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叶颖依旧没好气地问道。
“一件灵宝而已,只是可能惹了一些人不快!
叶仙子可知这怪林附近有何不寻常的地方,就是那种会聚集众多异族的?”
洛虹想试着推断蛮鬼等人来自何处。
叶颖:“附近是有多近?”
“就是炼虚修士飞遁四五个月的路程。”
洛虹是在出城后才将龙血炼入的天煞邪龙甲,这些炼虚异族肯定原先就在蛮荒之中,不然不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来。
“这可不近,不过蛮荒中的有异族聚集的地方本来就没几个,这附近更是有且只有广源城一地!”
广源城虽处在蛮荒深处,但凭叶家的势力,这种一堆人知晓的地方自然不是什么隐秘。
“广源城?蛮荒之中竟有一座城?城中之人是如何抵御蛮荒中各种危险的?”
洛虹想了想自己在蛮荒深处的七天经历,难以想象一座城池能存在其中。
“他们不抵御,有危险就跑,广源城中并没有需要守护的东西。
异族聚集于在那里只为了广源天书,一件无法毁去,也无法移动的奇宝!”
叶颖现在和洛虹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她当即就将广源天书介绍了一番。
“本仙子知道了,是广源斋!那里是一处广源斋的情报站!”
银仙子的声音突然在洛虹元神中响起。